新闻是有分量的

他就是最好的赌场;当你把她当成风险管理工具

2019-08-11 13:42栏目:期货
TAG: 期货

  到1994、1995年那会儿,他已经成为了期货公司的大户,专攻胶合板期货,账面资金达到1500多万元。

  当时期货公司大户室对面的住房7万元就可以买到一套,而如今同样的房子要一百多万。聪明人可以再算一笔账,如果这1500万,当时买了214套房子,到现在小唐就是亿万富豪。

  历史不能重来,小唐当然没有这么做。他虽然没有受过高等教育,但期货悟性极佳,尤其是短线盘感非常好,从某种意义上说,是天生做期货的材料。其操盘手法有点像今天的炒单,擅长日内短线交易,顺势而为。期货市场每天上上下下,红红绿绿,动人心魄,比冷冰冰的房子更有吸引力。在小唐眼里,期货市场上的机会遍地都是,房子却不是什么机会。

  短线交易是体力活,更是脑力活,其中辛苦只有交易过的人自己才知道。一天是新鲜,两天是刺激,三天是有趣,半年一年下来,头脑和身体双重疲惫,真正能坚持下来的很少。小唐是这块料,但“杯具”在于他没有耐心去积少成多,而总是期望通过一次大行情而一夜暴富。

  于是,小唐开始尝试转变手法,尝试持隔夜仓,结果却是非常“杯具”,1500万多数还给了市场。他老家在浙江,他说先回家休息休息,回去先做一段时间股票。

  多年后的一天,小唐又回来了,说打算再做期货,“拿50万博一下。”当然,还是做他擅长的短线交易,没过多少几天,账户权益增加到了200万元。

  还在为小唐还能保持以前的状态而高兴,而这个时候小唐却不知怎么的,不再操作了。莫非他想休息一阵?这似乎显得有些反常了。

  这时,小唐表示他想试试做大行情。不多日之后,小唐开仓了,依据的是他的基本面分析,发现情况似乎不太对,小亏平仓。又不多日重新开仓,而且是重仓,显然想博一把大豆,方向看空,结果价格没往下走。起初是跌不下去,小唐想可以再看看,没采取什么措施。再后来,向上的信号出现了,显然证明小唐已经做反了,旁人提醒也没用。小唐的对策居然是“坚决不平仓。”

  再后来,价格继续向上,公司来通知:追加保证金。不追加的话,就要强平。也许是不相信自己会失败,当周围所有人都劝他认赔的时候,小唐坚持住。公司通知他或者追加保证金或者自己减仓,但小唐仍然不服输地坚持着……直到强平结束,小唐账户还剩下几千元。

  所有人都为他惋惜。有人问他,那时那刻你坚持的是什么?小唐没有回答,默然离开了,就此淡出了我们视线。

  故事还没有结束。一年以后,小唐又来了,这次带徒弟一起来的。他的徒弟,是个小妹妹。其实后来才知道,女人在这个市场上往往比男人更有优势,女人不那么急功近利,女人也更擅长忍耐。

  的确,小妹妹的手感也很好,师徒二人各做各的。小唐的帐户还是50万,才过2天,变80万了,这才两周,又200万了。期货市场上钱来得太快了,但失去的也太快了。接下来的故事并不新鲜。重仓,再赌一把,就是不平仓,还是“杯具”。众人惋惜。

  期货市场就是这样,你把她当成赌场的时候,他就是最好的赌场;当你把她当成风险管理工具的时候,她就是最好的风险管理工具。这个道理并不复杂,就好比,你既可以把太太当成贤内助,也可以把她当成恶婆娘。

  小唐后来感叹说:“自己就是没有这份运气”。但他又实在不愿意一直靠短线炒单,显然那样太伤脑力了。小唐不愿意放弃期货,策划着过些天筹集一些资金再来博。

  纵然知道靠人改变人是不可能的,但还是竭力说服他改变赌性。因为只要有赌性,纵然期货交易技术再好,也不适合期货市场。结果如预计的那样,也说服不了他。

  不幸中的万幸是,对于家庭责任的观点,得到了他的认同。他决定放下自己的梦想,买一个门面房出租,作为养家糊口最基本的保障。再后来,他又投资开设了一家小的工厂,生产紧固件…

  长江和黄河之所以伟大,是因为他们遇到阻隔,就转弯,顺着最低的夹缝前行。在这个市场上,顺服若水。